Welcome to及达物流有限公司!

13111548026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李咏凌
phone:
13111548026
QQ:
58429831
ADD:
建设南大街与南二环交口石家庄市润丰物流园区

海西州吉林物流

author:及达物流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6-16 08:22:02

本文由及达物流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吉林物流相关内容。及达物流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丰台区物流,晋中物流,赤峰物流等多项产品服务。我司拥有一批高专业性的员工。我们一贯秉承诚实、守信、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深受广大客户的好评!

吉林物流编者按8月21日,林毅夫领衔的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团队,历时一年多调查研究,发布了30多万字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为吉林转型升级开出新药方。报告认为,解决东北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轨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符合比较优势的工业化顺序必须是“先轻工业充分发酵才可以大力推进重工业”。同时,重视轻工业不代表放弃重工业。继续做大重工业装备制造业,建立五大产业集群等措施。

然而,这份报告甫一发出,就引起强烈争议。尤其是“吉林是否应发展轻工业”,各方各陈观点,激烈交锋,尤以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为甚。

四大焦点问题焦点一:东北有能力接盘新兴产业吗?

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开出的药方是:遵循比较优势,轻工业短板必须补上。承接津浙粤产业转移 发展五大产业群。甚至具体提出:吉林省应创造条件,大力承接这些省市的轻纺行业进行产业转移。

林毅夫团队:冰天雪地的自然条件,并不能阻碍东北发展轻工业。

孙建波:受寒冷气候等因素影响,东北不具备承接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的基本条件。

焦点二:东北的产业要不要健全化?

报告中提出,重视轻工业不代表放弃重工业。吉林省应继续做大重工业装备制造业,建立五大产业集群等措施。五大产业集群分别为:大农业产业集群、大健康产业集群、现代轻纺产业集群、现代装备产业集群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与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反对方认为,这是把吉林和东北当成一个国家而且是大国经济来诊断。

林毅夫团队:以重化工为主导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对就业的吸纳能力非常弱,为了解决就业利用劳动力资源禀赋,目前吉林省就需要发展轻工为主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孙建波:东北三省是中国的一个地区,不需要把轻纺、家电、电子都发展,而应和其他地区实现产业分工。

焦点三:东北到底该发展哪些产业?

报告中提出,应加大纺织等轻工业发展力度。反对方认为,高铁时代,应充分发掘东北的自然旅游资源、健康疗养资源。在主粮、非主粮、绿色养殖、山珍等土特产领域,构建东北食品品牌集群。整合东北生物医药和地道药材产业,大力发展东北的生物医药产业和中药产业,形成地道药材和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同时,发展密仪器和机械等工业、软件产业、区域金融。

林毅夫团队:吉林省不但需要大力发展轻纺工业,还需要基于已有的这些轻工业产业集群基础抓住江浙产业转移的宝贵窗口机遇期。

孙建波:东北应以工业基地转型为契机,发展精密仪器、精密机械产业

焦点四:东北问题的核心是产业结构还是体制问题?

《吉林报告》中指出:“吉林外商投资较低的根本原因不是营商环境差,而是违背比较优势的产业结构导致的投资回报率低。”这引发多方学者的反对。很多学界人士认为,东北的核心问题就是体制机制问题,更重要的是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形成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具体的指导。

林毅夫团队:东北经济困境在经济基础上缘于“产业缺位”,“产业缺位”不仅直接造成东北经济的脆弱,而且也是“体制固化”形成的根本原因。

田国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形成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具体的指导。

三轮交锋

8月23日 孙建波VS付才辉: 不能发展轻工业?

孙建波认为,轻纺等轻工业在江浙等地已经非常发达,东北再发展这些产业,必然竞争力更弱。林毅夫团队核心成员付才辉就此回应称:就轻纺工业而言,东南沿海的劳动力密集型轻工业正逐步失去比较优势。随后孙建波二次发文反击:扬长补短不适用于东北,一个地区是否有竞争力,只看最强势的产业。

8月27日 林毅夫:别观点不同就说我错

随后孙建波二次发文反击:扬长补短的建议不能适用于东北,一个地区是否有竞争力,只看最强势的产业,根本不用看短板。因为只要长板足够强,不用自己“补短板去生产”。

8月31日付才辉: 东北的问题不是体制是结构

付才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回应,“产业缺位”不仅直接造成东北经济的脆弱,而且也是“体制固化”形成的根本原因。

在此期间,多名学者参加了这场论战

田国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

田国强则对《吉林报告》中“吉林外商投资较低的根本原因不是营商环境差,而是违背比较优势的产业结构导致的投资回报率低”的观点提出质疑。田国强认为,更重要的是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形成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具体的指导。

张跃文(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张跃文表示,吉林目前最缺乏的是让关键生产要素有效结合并且发挥效益的土壤和环境,“吉林经济问题源于非经济因素”,请政府加快“自我改革”,为企业和创业者松绑。

宋常铁 (企业家、前东北高校宣传部负责人):

宋常铁赞同孙建波的说法,“林毅夫团队缺少的不是理论,而是常识。”“报告对东北产业规划的指导让人大跌眼镜。”

宋常铁称,林教授团队报告问题的要害是:对东北地情的陌生,对东北历史的陌生,以及对新时期国内各地产业竞争现状的不清楚。他称,东北本来轻工业就很发达,是学者们不懂东北经济史。早在民国时期,东北的轻工业就已经很有规模了。

对于林毅夫提出的东北农村人口可以成为潜在的发展劳动力密集型轻工业的来源,宋常铁称,国家给东北最核心的产业定位就是农业和环境保障,就让你种地、放牧。国家压给东北农民的粮食种植任务也从不见松绑。所以,“东北搞轻工业姑且不论产业基础,即使在农民工资源上已经不具有优势。”他还表示,无论从原材料、物流,还是气候,东北得劳动力和技术优势并不突出。

至于东北经济的根本问题,宋常铁也将矛头指向了体制问题。他称,长期高度计划色彩的经济体制使东北没有了民营经济的社会氛围和生长空间,“算到2003年,计划经济的影响比长三角至少多了25年,比珠三角至少多了39年。东北经济落后直接因素主要就在于此。”吉林物流

张可云(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吉林物流

张可云把吉林该不该发展轻纺工业等问题,上升到了“分析老工业基地问题究竟适用何种理论框架”的高度。

张可云提出,林毅夫团队使用的新结构经济学是在比较优势理论的基础上的一种改进,但比较优势理论适用于分析发达区域与落后区域的分工与发展问题,而不适用于分析膨胀区域与萧条区域。老工业基地属于曾经高度辉煌过,之后衰落了的萧条区域。

智库短评本次争论已历时两周,而此次争论的核心——如何振兴东北三省经济,多年来也让学界争论不休。争论的核心也一直围绕于包括吉林在内的东北三省,究竟是应扬重工业之长、避轻工业之短,还是扬重工业之长、补轻工业之短。

无疑,对于区域经济发展,产业结构优化十分重要。《吉林报告》中所言的五大万亿级产业集群设想具有较大意义。但其仍在学界引起轩然大波。就其实质争论点,恐怕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究竟是什么。

有学者指出,报告中诸如“劳动力密集型”等字眼刺痛了很多人的神经。比如,“目前吉林省劳动力密集产业的劳动力成本相对江浙要低得多,纺织服务业要低30%-50%。这就是之所以要支持吉林省大力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根本原因。”

无疑,劳动力要素禀赋早已失去其多年前的地位。很多反对者认为,吉林(或者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早已在全球失去竞争力,“劳动力等传统禀赋结构的优势已经难以抵挡技术要素优势了。”

就此而言,吉林和东北无论是扬长避短还是是扬长补短,传统要素(如劳动力)已非重点。未来东北所需的竞争力应是技术、制度激活等新要素。

当然,过去两周的探讨仍居于理论层面,吉林最终经济转型究竟应走向何方,恐怕还需像林毅夫教授所言:“在实践过程中,如果其结果不能证知,就要根据新的认识,来完善知,并以新知来指导下一步的实践,只有这样的反复实践和认识,才能使社会科学的知识真能达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目标。”